500彩票

      <kbd id='bvxbe'></kbd><address id='bvxbe'><style id='bvxb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bvxbe'></button>

          垃圾場裏的蹲點搶修

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19-05-09

            “這電動機怎麽突然就燒壞了呢?”“電動機燒壞就算了,怎麽把閘刀燒化了?”“擠壓車間沒了電,明天早上送垃圾和拖垃圾的車來,我可怎麽辦呀?”……
            5月7日18時30分,高郵市卸甲鎮垃圾場負責人廠王桂喜一邊用腳踢著電動機,一邊連珠炮似的對著工人抱怨。
            卸甲鎮垃圾場是全鎮垃圾擠壓的場所,每天處理垃圾800至1000噸。當天傍晚,一台正在使用中的機械電動機突然燒壞,引起電流急劇增大,導致用電控制櫃中的倒順閘刀燒壞,刀閘上的塑料殼幾近熔化。王桂喜嚇得趕緊給卸甲供電所打電話。
            18時55分,該所搶修人員王有軍和窦玉蘭趕到了垃圾場,整個垃圾廠內沒有一絲亮光。在應急燈的照射下,只見擠壓車間內一片狼籍。車間內的垃圾散發出難聞的氣味,用電櫃裏閘刀燒熔後的粉末也散發著刺鼻的焦糊味,王有軍和窦玉蘭本能地捂起鼻子。
            王有軍果斷切斷櫃內總電源,發現表計完好。他邊清理燒壞的電線邊安慰王桂喜:“王場長,別著急,我們一定想辦法盡快幫你恢複供電。”
            這一勸,王桂喜更沈不住氣了:“我能不急嗎?全鎮的垃圾場都送來擠壓,停了電,送來的垃圾馬上都快放不下了!明天早上送來的更多,你說怎麽辦?”
            王有軍和窦玉蘭不敢再勸,拿著萬用表埋頭檢查。
            “你這有備用電機嗎?還有,燒壞的電器要趕快更換。”窦玉蘭提醒道。
            “備用電機有的,需要的電器我這就去買。”很快,王桂喜買回電器,回到擠壓車間,他手持應急燈,幫忙給王、窦二人打光。
            20時45分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刀閘順利合上,擠壓車間立即亮了起來。王桂喜按了一下電機按鈕,電機隨即“嗡嗡”直響。王桂喜丟下應急燈,快步上前要與兩名搶修人員握手,王有軍竟站不起來了。原來,由于他蹲在配電櫃前接線、更換刀閘近兩個小時,雙腿已然麻木,加之沒有吃晚飯,一時間頭暈眼花、渾身無力。
            “都怪我,只顧發牢騷生氣,忘了你們還沒吃晚飯,我請你們到鎮上飯店吃飯!”王桂喜抱歉地說。王有軍緩了一會兒,收拾好工具,挎上帆布包打趣道:“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,只要你不要像河豚一樣氣鼓鼓的就好了!”